武汉迎首名献血者 上海6人愿捐血浆!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治疗 真有那么神?时间:2020-02-14 17:05 来源:未知

  
  武汉迎来首名献血者
  上海6名治愈者愿捐血浆
  2月14日,公开招募献血者首日,武汉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捐献点迎首位献血者,一名青年男子独自前来,一言不发走进献血屋。工作人员提醒有意向献血的市民,前往献血点时,请做好防护工作。
  13时13分,这位捐血者走出武汉血液中心人民医院献血屋。他告诉媒体,“我希望我们武汉人众志成城,武汉加油!”
  同时,14日上海又有28名患者治愈出院,其中有6名愿意捐献血浆。医院介绍,“在这些患者里,有些身体比较健康,也没有任何传染性疾病,他们自己主动提出来要献血浆来救治重症患者。”不过他们今天刚刚治愈出院,要再过两周左右,等他们的身体完全康复,再请他们到医院来捐献血浆。
  上海一新冠患者将用血浆治疗
  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成员、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表示,用恢复期患者的血浆来救治重症患者的技术非常成熟了,在上海,已经有一例患者正在准备用恢复期患者的血浆来进行治疗。
  卢洪洲称,这个过程并不复杂,只要有合适的患者,有合格的患者血浆,就可以对患者进行救治。“非常详细的方案都已经制定好了,我们的人员配备、包括仪器配备也已经到位。”
  恢复期血浆有效治疗超10人
  昨晚深夜传来消息,新冠肺炎患者痊愈后,血浆对现症患者有治疗作用,尤其可快速用于抢救重症和危重症的新冠肺炎病人。
  2月13日晚召开的湖北省第23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呼吁痊愈患者捐献血浆。
  他表示,医院目前在开展康复病人的恢复期血浆输注,目前也显示出初步效果。因为康复患者体内有大量的综合抗体,可以对抗病毒,因此“恳请康复后的患者,积极来到我们医院伸出你的胳膊,捐献出宝贵的血浆,共同拯救还在与病魔做斗争的病人”。
  而据@国资小新(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消息,中国生物首期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展了3名危重患者的新冠特免血浆治疗,目前连同后续医院治疗的危重病人超过10人。临床反映,患者接受治疗12至24小时后,实验室检测主要炎症指标明显下降,淋巴细胞比例上升,血氧饱和度、病毒载量等重点指标全面向好,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
  另一边,国药中国生物也称,已完成对部分康复者血浆的采集工作,开展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制品和特免球蛋白的制备。
  恢复期血浆治疗由来已久
  事实上,这个“恢复期血浆”对抗新冠的方法并不稀奇,在第五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的其他治疗措施中,就明确指出过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
  回望人类与病毒抗争的历史,恢复期血浆疗法也并不神秘,在无计可施的时候,这往往成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当然也正因为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其也存在一定的弊端。
  我们需要明确的是,从康复者体内得到血清可以用作暂时性的手段,帮助一两个人摆脱病毒急性期。但是血清不够,是我们需要面对的残酷事实。
  人体感染病毒或细菌等病原体后,免疫系统会产生相应物质来抵抗这些病原,这就是我们熟悉的抗体。恢复期血浆,就是指感染了新冠病毒的病人(一般是身体素质较好的年轻男性),痊愈后产生的高滴度对抗该病毒的IgG抗体。这是依靠机体天然免疫功能产生的抗体,实际上就是特异性抗新冠病毒的丙种球蛋白,体量不大,弥足珍贵。
  “因为极其珍贵,一般只会用于危重症病人的尝试性治疗。当年非典也是这么做的,原理就是患者体内产生了新冠抗体,输给还没产生抗体的患者,但是操作难度极大,治愈患者是少数,能采集的血液量是少数,而且治疗过程中用量也难以把握。”广州某三甲医院医生对21新健康记者说道。
  此外,血清中的抗体存在的时间比较短,而需要的血浆数量也比较大。以新冠疫情现状来看,要想以几百人之力,来帮助几万人治疗疾病,只能说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2003年在与SARS的抗争中,我国经过无数学者的潜心研究和临床实践,已总结出一套运用恢复期血浆作为辅助治疗SARS的临床治疗经验,获得一定成功。此后,在MERS、甲型流感、埃博拉病毒感染等疫情中,同样有国内外研究者运用恢复期血浆疗法在疾病救治中取得一定成果。
  因此,当没有其他有效治疗措施可用时,尤其是新发传染病爆发流行时,采用恢复期血浆做经验性治疗有可能是唯一被寄予希望的选择。
  血清抗“新冠”,没那么容易
  此前坊间即有戏谑称,100个治愈者的血液不知能否治愈一个患者。事实上,在用血清抗“新冠”的道路上,困难重重。
  第一个难题就是“杯水车薪”。我国规定:献血者年龄需在18-55周岁之间;一次献血200毫升,最多不超过400毫升;两次献血间隔时间不低于六个月,所以一年最多两次。
  目前新冠治愈患者仅6000多人,全国确诊人数却已经直逼6万。也正是基于此,弥足珍贵的血清只能用于救急的危重症患者身上,在“死神”跟前抢人。
  而除了“量”的挑战之外,恢复期血浆疗法的标准化操作流程和有效性以及排异性,都存在挑战。不同患者体内的抗体含量差异很大,而且血浆操作的标准化管理一样不简单。
  另一方面,治愈者出院后,血液中是有抗体,但仍有再次感染的风险,说明体内抗体的存在时间和量效都会在很短时间内下降,以致于后续都不能保证治愈者自身对病毒免疫,而病毒在其他患者身上是否会有变异,也说不清。
  此外,输入治愈者的血清后,患者身体或多或少都会有免疫排斥反应。而输血之后带来的其他并发问题同样存在挑战。
  谁的“血浆”真管用?
  在采血方面,同样有着各类限制。中国生物发布的捐血条件和流程如下:
  此外,对于捐献血浆的新冠肺炎康复者,需要满足的条件如下:
  病人已经彻底康复,体内没有新冠病毒残留;
  康复者体内产生了高滴度(大于128)的IgG抗新冠病毒抗体;
  康复者身体条件符合采浆标准,乙肝表面抗原、丙肝抗体、艾滋病抗体、梅毒螺旋体抗体检测阴性;
  康复者知情同意,愿意献浆。
  而什么样的病人治疗效果更好呢?专业人士给出的建议是,恢复期血浆治疗最好是在起病2周内进行,因为这个时候病人体内还有病毒或病毒复制,用这种特异性丙球疗效很好,可以遏制病情恶化,减少重症病例。
  起病2周后,机体基本检测不到病毒,同时会出现严重并发症,如细菌感染、凝血功能障碍、多器官功能衰竭等,肺泡细胞大量损害甚至全部损毁,这个时候也可以用恢复期血浆治疗,但疗效已经大打折扣了。
  捐献血浆对身体影响很小
  那么,捐献血浆会不会对痊愈者的身体状况造成重大影响呢?
  “其实,对于符合献血条件的人来说,献血不超过正常人体血液总量的十分之一,对身体影响是很小的。”常州市中心血站副站长徐立说,绝大部分献血者献血后没有任何献血不良反应,少数献血者可出现头晕等不适感觉,属于一过性的血管迷走神经性反应。这种不适经过适当处理和短暂休息后均可缓解。
  正是看到非常时期痊愈患者血浆的特殊作用和对医学研究的重要性,张定宇团队表示,他们将从康复出院的病人中筛选出符合条件的对象,动员他们伸出自己的胳膊,捐献自己的血浆,“不需要他们专门来医院,我们接下来会筛选出符合条件的对象,主动给他们打电话联系。而且献血对身体影响很小,稍微休息就能恢复。”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弘历投资声明:网站所载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 操作,风险自担。

弘历直播:24小时滚动新闻

弘历投资声明